木头上的文化价值(二)

发布时间: 2013-12-10 13:30 作者: 浏览次数: 字号:

红木是茶杯 文化是茶道,“茶杯是一件物什,只有斟上茶,茶杯的价值和作用才会真正体现出来。红木之于文化,犹似茶杯之于茶道。”车畅的比喻道出了家具文化实则是几千年中国传统文化的沉淀,它的品质、工艺、装饰等,能直接反映出制作者对文化的理解。

红木家具兴盛于明清时期,但真正的红木玩家都知道“十清不抵一明”的说法。这是什么原因呢?原因就在于明式家具的文化感最强。古典家具文化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是有形的,也是无形的。有形指的是造型手法、工艺水平,无形指的是它的韵味和神采。就工艺而论,明代发明了刨子。为什么要发明刨子?因为当时做出的家具,各种线型和榫卯要求极严。明式家具确立了以“线脚”为主要语言形式的造型手法。如果你看到一件原装的明式家具,就会发现虽然已经几百年了,但它的结构丝毫不走样。

此外,明式家具经过一代代工匠的反复琢磨和推敲,它的线条流畅,结构整体性强,工匠们采用一木连作、上下贯通的手法,家具各个部位的比例都很有讲究,如椅子的靠背板与两框空档的空间尺寸、椅脚粗细、椅盘的宽窄、脚踏枨与扶手的距离等,都是反复推敲确定下来的,可以说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

随着生活形态的变化,以前以八仙桌、顶箱柜、官帽椅为主的红木家具,在品类、形状、功能、工艺等方面也发生了很大变化。那些家具的使用功能逐步弱化更多展示的是陈设功能。与此同时,也诞生了像三人沙发、电视柜这样的新品类红木家具,并广为流传。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两面性。业内人士指出,在高科技背景下红木家具有进步发展的一面,但不可否认的是其在工艺、文化等传承上则存在着很大的不足。

“当代中国红木家具是在继承明代、清代以及民国家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理应是中国传统家具的继承者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者。但由于时代原因,红木家具文化在当代处于迷失状态,当今红木家具文化更多展示的是奢华,大众视线也更多的聚焦在红木的材质、价钱、收藏价值上。”车畅表示,“红木家具的材质固然重要,但家具本身的文化感更有意义。”

保护是为了更好地发展

近日,关于红木的消息频频见诸报端:越南红木出口提税200%。而6月12日正式实施新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附录修订名单。其中列入附录Ⅰ内物种,如巴西黑黄檀,禁止商业性国际贸易,列入附录Ⅱ内物种,比如微凹黄檀、伯利兹黄檀和卢氏黑黄檀,则必须有进出口许可证或者再出口证明书,方可进行国际贸易。

据车畅介绍,这几种管制物种中,交趾黄檀、微凹黄檀、伯利兹黄檀和卢氏黑黄檀都在红木行业中用量较大。

随着树种日渐濒危,原料受限加剧,依赖进口的中国红木市场是会更加混乱,还是能借此契机规范市场运作?车畅向记者表示,今年刚刚成立的红木流通专业委员会成立目的之一就是规范市场,进一步整合资源,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目前,我国在进口红木时有一些走私现象,或是在国外进行乱砍滥伐,还有其他一些违反当地国家法律法规或是违反我们国家法律法规的情况出现,这都是暗箱操作。我们希望通过红木委的努力,把进口资源放在阳光下,公平公开地展开工作,维护企业公平竞争和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环境。”车畅说。

车畅建议,在红木资源国进行育种育苗育林方面的基础性投入,通过可持续发展策略来获得红木行业所需要的资源。“在木材、钢材、塑料、水泥这四大材料中,只有木材是可再生的,而且其再生过程还是一个绿色环保的过程。红木虽然周期长,但也应该加强这方面的投入,最后形成以基础投入换取资源的可持续健康发展策略。”

正是对于当前越来越有限的红木资源,车畅也再次强调通过设计制作上的功夫增加其文化内涵。“合理利用材料,精雕细琢,把珍贵的资源加工好,进一步提高高档红木家具的文化附加值,发挥其应有的文化符号和文化载体的功能。这样才对得起大自然,也对得起子孙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