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坡北流”的红木家具市场

发布时间: 2014-06-06 14:04 作者: 浏览次数: 字号:

日前,正在河北青县考察的中国木雕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明清居总裁金彪云对记者说: “中国六大红木家具市场都在长江以南,而七成的消费市场在北方,再加上南北方气候差异,南方生产的红木家具在北方经常出现开裂、变形。两大因素迫使南方红木家具生产企业将生产销售基地迁往北方,抢占市场先机。”

自古江南红木不过江。红木家具兴盛于明清两朝,京城宫廷造办处考虑到南北方气候差异,从国外进口的珍贵红木在太仓刘家港转船,沿京杭运河北上至青县流河驿,经过自然风干,在当地初加工后,再运至宫廷造办处,由手艺精湛的南方工匠精工细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改革开放以来,红木家具从宫廷贵族奢侈品演变成社会中上层人士投资保值品,受益于经济率先繁荣和接近红木原料产地,我国南方涌现出六大红木家具市场——福建仙游、浙江东阳、云南瑞丽、广东深圳和中山、广西凭祥。

“红木家具市场的形成都与当地的消费能力挂钩。”河北青县中古文化产业投资公司总裁刘连东对六大市场一一考察后发现,福建仙游主要依托台湾客户;浙江东阳主要依托长三角经济快速发展;云南瑞丽是老挝、缅甸红木运回国内的中转站;广东深圳和中山依托香港的经济繁荣;广西凭祥与越南交界,是红木原料交易的集散地。

刘连东说,“现在的问题是,南方红木家具市场需求基本饱和,六大红木家具市场客户群体60%至70%是北方人。”他意识到,北方人跨过长江到南方购买在北方容易开裂、变形的红木家具,这种“怪”现象似乎违背市场规律。在北方市场强大消费力的推动下,红木产业南资北移将成为必然趋势。

红木家具产业将“南坡北流”。中华木工委主任赵夫瀛最早在2008年提出这一观点。他认为,“随着北方消费市场的成熟,北方市场发展越来越快,南方的红木家具企业应该把发展重点放到北方来。”

北方没有红木家具生产集散地吗,为何北方人舍近求远到南方买红木家具?事实并非如此。沧州市红木古典家具行业协会名誉会长刘传瑞介绍说,紧邻京杭大运河的河北青县历史上曾是正宗明清宫廷家具的生产地,是“京作”工艺发祥地,自明永乐以来,青县多出古典家具能工巧匠,历经明清两朝几百年绵延不断。

上世纪80年代,青县一些农户走街串巷收购、贩卖古家具,后开始修补进而制作。数十年来,青县逐渐形成一定规模的红木家具产业,从事生产销售的村落达58个、企业600多家,年产值25亿元,产品辐射京、津、沪等地,还远销美、日及港、澳、台等国家和地区,成为我国北方地区重要的红木家具生产销售松散型基地。

刘连东说,“青县红木家具产业因为没有规范管理和引导,多数企业都仍是家庭作坊生产,没有品牌意识,企业之间单打独斗、各自为战,甚至相互压价、自相残杀,产业健康成熟度远远比不上南方。

为了整合青县的红木家具产业,河北青县中古文化产业投资公司从2013年开始投资56亿元打造长江以北最大的以红木家具为主题的国际化文化产业园区,园区内有原材料交易市场、标准化生产车间、交易展厅、古典家具历史博物馆、专业物流中心、校企联合产品研发基地、技工专业人才培训基地、园区会展中心、五星级明清建筑风格度假村和古装影视拍摄基地。

目前,已有上海、广东、香港、台湾等地的红木家具品牌企业30余家入驻园区。5年后园区全部建成投产,可吸引京津及南方近2000家红木企业入驻,预计年产值110亿元。金彪云已经将公司的北方生产销售基地选择在青县红木家具文化产业园区,“南方的红木家具企业只有搬到北方,才能服北方的水土。北方人将在这里买到各种风格、性能更加稳定的红木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