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行业现状分析

发布时间: 2014-09-24 10:34 作者: 浏览次数: 字号:

红木家具行业的发展现状是怎样的?将如何应对发展?在经历去年高歌猛进式的涨价潮之后,今年的红木家具市场一片黯淡。

9月中旬,《中国企业报》记者在国内红木知名生产基地浙江东阳以及福建仙游看到,集艺术性、观赏性和收藏价值于一身的红木家具难挡市场寒气,许多商家都抱怨今年生意难做,尽管价格较去年已经回落了20%。

市场观察人士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去年红木家具涨价太高,过度消费引发的市场疲软;另一方面是随着国家反腐力度的加大,公款消费以及送礼消费得到了部分遏制。

企业甩货维持运转

“现在生意普遍比去年要差。”在浙江东阳红木家具市场,几位销售人员正坐在一起闲聊。他们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去年的生意好做,红木家具的价格高,市场销售也很好,利润丰厚。

东阳红木家具市场主打精品红木。一位厂家销售员告诉记者,去年红木家具普遍涨价30%—40%,最高的涨幅达到150%,今年市场价格起码回落了20%—30%,但仍没有市场,一些消费者还处于观望之中。

东阳创新红木厂的吴姓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他们店每个月销售额在五六十万元,但去年行情好的时候,一个月销售额可以达到200多万元。不过她认为上半年属于淡季,“国庆过后应该会好起来的”。

在东阳花园红木家具城,记者看到顾客寥寥无几,很多店主要么聚在一起闲聊,要么就是在玩手机或者电脑。

在一家店里,记者以买家的身份问一套10件套的缅甸花梨家具价格,店主告诉记者,如果诚心想买45000元。记者以“有的店只要40000元一套”回应时,店主“发飙”说:“40000元的家具有呀,38000的都有,你要吗?”然后用手在一张茶几上不住地抹擦着说:“你看看这板材,都是真材实料,你看看这桌面,没上过油漆都这么光亮,40000元的能比吗?告诉你吧,去年这套家具少了55000元都不卖。”她坦承,受反腐风暴打击,今年的价格家家几乎都是亏本赚吆喝,“行情不好,甩点货,不然厂子没法开,工人留不住要关门的”。

“做红木的今年有的亏都亏死了。”东阳名匠世家红木家具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福建仙游那边“都有老板要跳楼了”。

作为国内红木家具重要生产地之一的福建仙游受到的冲击非常大。当地一位企业老板告诉记者,今年仙游红木家具交易非常惨淡,原先热闹非凡的仙游博览城和坝下一条街几乎没有客流,生意非常冷清,很多红木商干脆关门歇业。

油漆工收入锐减七成

《中国企业报》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红木家具顶级市场相对稳定。

东阳市荣轩工艺品有限公司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市面上普遍认为今年的行情不好,不过从他们企业的销售来看,基本没有什么影响,甚至可能还要好于去年。她说,他们企业一直专业制作紫光檀高端家具,老板是技术出身,对材质和工艺要求非常严格,所有产品都由自己企业生产,甚至没有任何部件外包,包括油漆也是自己做,很好地保证了产品的品质。她还告诉记者,他们的客户相对比较稳定,基本是老客户或者老客户介绍朋友来购买的,口口相传,保证了市场的销售稳定。

“顶级红木家具市场应该没有受太大的冲击。”东阳大清翰林古典家具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对记者表示,中低端产品市场今年的确出现了一些下滑。“好作品需要懂得欣赏的人”。他告诉记者,他们的产品价格比较高,大多为几十万元、数百万元一件,客户群体一直比较稳定,不会受一个时段的下滑而受影响。

在横店红木家具中心,记者遇到了来自浙江衢州的油漆工小徐,他告诉记者,今年生意不好,去年他一个月最多可以赚到两万多元,“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而“今年很闲,一个月只能拿五六千元”。他说从做油漆的价格基本能判断出红木的好坏,像一般缅甸花梨一套油漆工费需要2000元左右,老板的要求也高,砂纸要打几遍、上蜡要上几层都有严格的要求;而有的低档货,一套家具只有几百元工费,“怎么去保证它的品质?”

东阳市红木家具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东阳市东作云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春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全国红木家具市场行情总量来看并没有出现太大的下降,总的消费水平其实还是稳步上升的。

“销售不好只是对不同企业而言。”为了说明问题,刘春林以东阳红木家具市场为例告诉记者,5年前,整个东阳市红木家具企业只有二三百家,而现在是二三千家,产值5年前也就五六亿元,现在至少是150亿元,增长了20倍,“你说市场是好了还是差了?”

作为礼品即便敢送也没人敢收

红木家具不仅是家具,更是艺术品和收藏品,它的走势与宏观经济形势以及消费大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去年的价格涨势与原木上涨有关。

刘春林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去年6月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将33种红木树种中的7种列入管制物种,大幅提高了贸易门槛,这一公约直接引发了相关木材的涨价潮。

一位红木企业老板告诉记者,去年原产地为老挝的大红酸枝身价几乎翻番,一度达到30万元一吨。而作为替代木材的缅甸花梨和非洲花梨,价格也是翻番。像非洲花梨,去年初的时候原材料也就3000元/吨,而高的时候达6000—7000元/吨;缅甸花梨,年初只要14000元/吨,最高的时候超28000元/吨。今年行情不好,原材料也有所下跌,非洲花梨现在4000多元一吨基本能买到,而缅甸花梨20000元一吨左右就能买到。

上述福建仙游的红木企业老板告诉记者,去年红木原木和家具疯涨的时候,仙游一下子集聚了很多新红木企业,一度造成熟练工难找的局面,工人工资也翻了一倍多。记者获悉,自去年到今年,东阳市新增红木企业上千家。

由于原材料上涨造成成品价格水涨船高,很多有红木成品库存的扬眉吐气,一下子把几年的存货全部脱手了,赚得盆满钵满。

“这种暴涨的价格上涨不利于市场的健康发展。”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今年红木家具市场出现低潮,一方面是由于去年红木原木价格上扬,而国人普遍买涨不买跌的消费心理,无形中推高了红木家具的市场价格;另一方面,随着国家反腐力度的加大,公款消费以及送礼消费得到了部分遏制。以前有的官员喜欢风雅或者为了保值,买点高端红木家具摆在家里,现在不敢买了。还有的人把红木家具作为礼品送人,但现在你敢送也没人敢收,也影响了一部分市场。

刘春林对记者表示,造成目前市场受阻的原因,一方面是整个行业对传统家具宣传力度不够,红木家具不仅有使用的功能,最大的功能还是它的文化属性,它的艺术性和收藏价值;另一方面,红木企业激增,必然会造成泥沙俱下的情况,必须提高红木企业的整体素质和人文素养;第三是要加大创新,加快红木家具电商化,千里之外,同样能买到正品、真品、实惠的红木产品。